沈末时

文科生/读读书/写写东西

1/3自戏#白露为霜











老树撑舟,凉风饮酒。
一夜秋风染就满山红叶。





夕阳余晖浮在水面上,屋内落了一大半阴影。凉风在耳畔低语,她坐在我身边,手里握着卷词本。我连呼吸都放得很轻,这样的时刻很难得。

秋天要结束了。





此时该暖一壶酒,等这深秋在杯中流过。她安静得很美好,眼眸低垂,目光在词间流转,犹如清泉石上流。若她能再笑一笑,眸子里一闪一闪,倒又添“明月松间照”的韵味。

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…”






她抬眼看我,笑意盈盈。屋内渐渐暗下来,只有她的眼眸如皓空皎月。你看,当真是松间的明月啊。

蒹葭萋萋,白露未晞。
所谓伊人,在水之湄。
她的名字起得当真动人。

宋湄,宋湄。


我在心里翻来覆去默念几遍,笑意浮上眼角。
她的字也起得很好——

“萋萋。”

我喊她。





她应了一声,静静地看着我。
夜晚的风栖息在大地上,月亮悄然卧在枝头。

“秋天要结束了。”





她的词本摊开来放在膝上。

鸟雀冬藏,藏进了她的眼里;霜华卷重楼,红枫都落进她眸中;比起独钓寒江雪的千万孤独,深秋似乎并不值得感伤,但这是个叙旧的好时节。





“是啊。”

评论

热度(1)